对于BRCA1/2突变或HR缺陷(HRD阳性)的患者,选择维持治疗相对容易。 但对于没有BRCA1/2突变和HR缺陷的患者来说,选择维持治疗方案是相当“纠结”的。如果需要维持治疗,几种维持治疗的

BRCA没有突变,维持治疗该选贝伐单抗还是PARP抑制剂

对于BRCA1/2突变或HR缺陷(HRD阳性)的患者,选择维持治疗相对容易。

但对于没有BRCA1/2突变和HR缺陷的患者来说,选择维持治疗方案是相当“纠结”的。如果需要维持治疗,几种维持治疗的疗效似乎都不是特别好。如果不做保养治疗,直接进入空窗口很容易担心复发。

我该怎么办?

那就让胡竹君帮你分析一下哪种维持治疗更适合HRD阴性的卵巢癌患者。

指南推荐的维持治疗

在分析每种维持治疗的优缺点之前,我们先来看看最权威的维持治疗指南的建议。2021NCCN指南建议,HRD阴性的ⅱ ~ ⅳ期卵巢癌患者在初始治疗达到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后,可选择以下维持治疗方案:

如果患者在化疗时没有联用贝伐珠单抗,可以选择尼拉帕利进行维持治疗;如果患者在化疗时联用了贝伐珠单抗,那么可以选择贝伐珠单抗进行维持治疗。如果患者复发,这是铂敏感的,并且在化疗后,患者也达到完全或部分缓解,那么:

化疗中如果有联用贝伐珠单抗,可以选择贝伐珠单抗进行维持治疗;如果化疗中未联用贝伐珠单抗,并且以前没用过PARP抑制剂,那么可以选择尼拉帕利、奥拉帕利和卢卡帕利;如果以前使用过PARP抑制剂或复发后使用过贝伐珠单抗,则暂时不支持使用PARP抑制剂进行维持,因为这种情况下再使用PARP抑制剂的资料有限。

那么这些治疗的特点是什么呢?贝伐单抗应该在化疗期间使用吗?接下来我们来看看相关临床试验的数据。

贝伐珠单抗一线维持:增加无进展生存期,不增加总生存期

在谈论贝伐单抗的疗效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两个词的含义:

①无进展生存期:从治疗到疾病进展或死亡的时间;

②总生存时间:从治疗到死亡的时间。事实上,2018年,贝伐单抗一线维持的临床数据就出来了。

这项名为GOG-0218的临床试验招募了1873名患者,他们被分为三组:

第一组:正常化疗;

第2组:化疗中加入贝伐单抗。

第三组患者:化疗中加用贝伐单抗,化疗后用贝伐单抗维持治疗。

治疗后随访显示,与第一组相比,第三组的疾病进展风险降低了28%,前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比后者长2.8个月(分别为14.1个月和10.3个月)。

也就是说,维持贝伐单抗可以延长卵巢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

然而,贝伐单抗的维持并没有增加患者的总生存期。

研究人员分析了三组患者的总生存期,发现第一组患者的总生存期为41.1个月,第二组为40.8个月,第三组为43.4个月。三组间无显著差异,贝伐单抗不能带来总的生存获益。

结论:贝伐单抗可延长患者无进展生存期,延缓复发时间,但不能延长总生存期。

PARP抑制剂维持:数据不全,但有获益

PARP抑制剂的研究很多,但目前总生存期的数据比较匮乏,与HRD阴性卵巢癌患者相关的实验数据也不全面。

1)奥拉帕利的维持治疗:奥拉帕利有一项专门针对胚胎系BRCA1/2基因突变铂敏感复发患者的临床试验,该试验的名称为OPINION。本试验无对照组,但分析了不同遗传状态卵巢癌患者在奥拉帕利维持治疗后的无进展生存期,HRD阴性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7.3个月。在另一项相关的临床研究,即研究19中,一些铂敏感的复发性卵巢癌被纳入研究。本研究证实奥氮平可延长无BRCA突变卵巢癌的无进展生存期(7.4个月vs 5.5个月),但HRD阳性患者未被排除在本数据之外。

结论:奥拉帕利没有HRD阴性患者的一线维持数据,可以延长无BRCA突变的铂敏感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

2)拉帕利的维持治疗:尼日利亚拉帕利的PRIMA研究有HRD阴性卵巢癌患者一线维持治疗的数据。在这项研究中,高复发风险的晚期卵巢癌患者被纳入。这些患者在一线含铂化疗达到缓解后接受雷帕利维持治疗。本研究发现,HRD阴性患者的维持治疗是有益的,无进展生存期可延长2.7个月(8.1 vs 5.4个月)。

用于研究NiRapali铂敏感复发维持效果的NOVA试验数据显示,对于无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不包括HRD阳性人群),NiRapali可将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55%,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从3.9个月提高到9.3个月。

另一项针对中国铂敏感复发患者的NORA试验也显示,NiRapali可将胚胎BRCA突变患者(不包括HRD阳性人群)的无进展生存期从3.9个月延长至11.1个月。

结论:尼拉普利可延长一线HRD阴性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也可延长无胚胎BRCA突变铂敏感复发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

3)氟康唑帕利的维持治疗:

虽然2021NCCN治疗指南没有提到氟唑帕利的维持治疗,但我们有必要将其理解为我国上皮性卵巢癌维持治疗指南中出现的国产PARP抑制剂。Zopari的Fzucus-2研究表明,对于无胚胎BRCA突变的铂敏感复发患者(不排除HRD阳性患者),该药物可将疾病进展或死亡的风险降低54%。

结论:氟唑帕利可降低铂敏感无胚胎BRCA突变复发患者的疾病进展/死亡风险。

除了上述维持治疗方法外,许多新药也在研发中,如Pi3k抑制剂、Car-t疗法等,前景巨大。因此,没有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很难选择维持治疗,但仍有很多选择。朋友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合适的保养治疗。

参考文献:

[1]2021NCCN指南解读。

[2]GOG-0218。临床肿瘤学杂志。

[3]中国上皮性卵巢癌维持治疗指南(2021年版)。

封面图片来源:图片网

责任编辑:简佩筠互助君

上一篇:Boucheron宝诗龙高级珠宝系列——Holographique    下一篇:bt兔子网址是什么呢-    

Powered by 国产一这里只有精品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